10月25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審議社會保險法草案。這一備受社會關注的法律草案已是第四次接受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它對規范社會保險關系、促進社會保險事業發展、保障全體公民共享發展成果、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老有所養、病有所醫”,人所共盼。社會保險法關系國計民生,涉及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生育等多項社會保障,是關乎每個公民福祉保障的法律,素有民生基本大法之稱。 【專題: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編輯:高星】

基本養老金按月領 不能一次性支取

   【背景】草案三次審議稿規定,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不足15年的,可以繳費至滿15年,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也可以領取一次性養老保險待遇。
   【建議】有些常委委員認為,養老保險的目的是保障退休人員的基本生活,一次性領取養老保險待遇起不到養老保障的作用,也不能體現社會公平,應當允許按照“多繳多得、少繳少得”的原則享受養老保險待遇。
   【修改】草案四審稿將其修改為:“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不足十五年的,可以繳費至滿十五年,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也可以轉入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或者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按照國務院規定享受相應的養老保險待遇。” [詳細]

異地就醫結算制度將建立 方便民眾享受保險待遇

   【背景】現實生活中,醫療保險關系的轉移接續是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比如異地就醫難的問題給退休后在異地居住的職工帶來很多不便,民眾迫切希望盡快解決。
   【建議】有的常委委員提出,異地就醫難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異地就醫報銷醫療費難,影響了參保人員享受基本醫療保險待遇。目前,有關部門正在大力推進基本醫療保險區域統籌,並建立異地協作機制,以便於確需異地就醫參保人員的醫療費用結算。
   【修改】草案四審稿在這方面增加規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和衛生行政部門應當建立異地就醫醫療費用結算制度,方便參保人員享受基本醫療保險待遇。” [詳細]

社保基金不得挪作他用 確保安全保值增值

   【背景】社會保險基金是民眾的“保命錢”,須確保其安全和保值增值。目前社會保險基金累積結存數額較大,又較分散,亟須嚴格規范,加強監管,保障基金安全。
   【修改】草案四審稿增加規定:“社會保險基金不得違規投資運營,不得用於平衡其他政府預算,不得用於興建、改建辦公場所和支付人員經費、運行費用、管理費用,或者違反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挪作其他用途。” [詳細]

依法嚴格保密個人信息 泄露參保信息將被追究

   【背景】用人單位和參保人員信息被社會保險行政部門、經辦機構和保險費征收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掌握。這些信息是否安全?
   【建議】有的常委委員提出,用人單位和個人的信息安全為社會各界普遍關注。社會保險行政部門、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和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掌握用人單位和參保人員大量信息,對此應當保密,不得泄露。
   【修改】草案四審稿增加規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和其他有關行政部門、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應當依法為用人單位和個人的信息保密,不得以任何形式泄露。”“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和其他有關行政部門、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泄露用人單位和個人信息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給用人單位或者個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詳細]

在中國境內就業的外國人參照本法規定參加社會保險

   【建議】近年來,外國人在我國境內就業的情況有所增多。有些常委委員、部門提出,應當對在我國境內就業的外國人參加社會保險作出規定,這也是國際上的通常做法。
   【修改】草案四審稿增加規定:“外國人在中國境內就業的,參照本法規定參加社會保險。” [詳細]

社會保險法草案四次審議
  
首次審議:2007年12月23日
  2007年12月23日,社會保險法草案首次提交全國人大審議,社會保險立法正式破題。“廣覆蓋、保基本、多層次、可持續”被草案確定為中國社會保險制度的方針。草案明確規定,國家建立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五種社會保險制度。總共八章63條的社會保險法草案,重點規范了各項社會保險制度中帶有共性的內容。框架式草案為改革留出余地。
[詳細]
  
第二次審議:2008年12月22日
  2008年12月22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上,社會保險法草案再次提請審議。草案規定:國家建立全國統一的個人社會保障號碼,個人社會保障號碼為公民身份號碼﹔社會保險基金的核算,執行國家統一的會計制度﹔明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逐步實行全國統籌。將被保險人利益的保護作為本次修訂的重中之重,是本次修訂的一大亮點。
[詳細]
  第三次審議:2009年12月22日
  2009年12月22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上,社會保險法草案第三次提請審議。草案規定,退休時養老金繳費期限不足可續滿15年后按月領取﹔明確醫保先行支付義務﹔增加用人單位和參保人員權利﹔城鄉居民養老保險有望“統一”﹔全國社保基金應定期公布財務情況﹔社會保險費統一征收,個人有權查詢繳費記錄。
[詳細]

  第四次審議:2010年10月25日

周玉清委員:建議成立國務院直管的全國保險委員會

  周玉清委員說,社會保險制度設計得好不好,不僅涉及到每個人的切身利益,而且還涉及到社會穩定,甚至和黨的執政地位的鞏固也有關系。當前法國的社會動蕩直接和社會保障制度有關。 從監督方面來看,社會保險普遍存在著重內部監督、輕外部監督,重行政監督、輕社會監督的現象。從社會保險的管理體制來看,當前存在著管辦不分、自管自監的現象。人事部、衛生部、財政部分別管,存在重復交叉、互相扯皮,成本過高的情況。
  周玉清建議,第一,成立國務院直管的全國保險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組成可以由有關部門、社保經辦機構、用人單位代表、工會代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專家學者等組成。第二,建議成立全國社保經辦中心,實行垂直管理,以健全內部管理和監控措施制度,規范各個方面、各個層次的管理方法。
[詳細]

侯建國委員:“保命錢”保值增值 應由第三方監督

  社會保險法草案第69條規定,社會保險基金在保証安全的前提下,按照國務院規定投資運營實現保值增值。這一規定意味著社保基金是可以通過投資來實現其保值增值的。侯建國委員說,后面雖然有一系列關於對資金收入、支出、盈余的報告和監督的條文,但是沒有一個條文或相關內容明確誰可以對社保基金進行投資,以及如何確定投資運營的機構。
  侯建國委員認為這一領域需要第三方來監督。 直接管理投資保險基金的是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但這個機構是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下屬的機構,而且人員經費由同級財政保障。隻有確定誰可以來進行投資,后面的一些管理、報告和監管的條文才可以按照監管分離的原則比較合理地加以確定。如果投資的機構是由社會經辦機構來指定或選擇,那麼由它再來進行投資情況報告和監督就不合適。
[詳細]

吳曉靈委員:應盡快實現基本養老全國統籌

  “‘十二五’期間,應盡快實現基本養老全國統籌,集中精力把社會保險的缺口盡快弄清楚、彌補上,否則全國統籌的成本會越來越高。”吳曉靈認為,第13條規定“國有企業、事業單位職工參加基本養老保險之前,視同繳費年限期間應該繳納的基本養老保險費由政府承擔”。這是一筆很大的資金額,而社會保險的養老水平和這些單位的人實際享受的水平是有很大差額的,這筆賬如果我們現在不弄清楚不盡快解決,會為將來埋下很大的隱患。基本養老全國統籌會越慢,差別會越大,最后統籌起來的缺口和負擔就越重。因為有錢的地區會加大保障水平,經濟越發展,這個差距會越大,再實行全國統籌就會更困難。 [詳細]

李連寧委員:重復參保率較高 增加投保人和政府負擔

   “從現在的社會保險法草案所涉及的幾項保險內容來看,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在操作的過程中存在著職工保險、城鎮居民保險,新農合之間相互交叉、重復保險的問題。” 李連寧委員指出,如果一個農民工,在農村參加了新農合,現在又到了城市企業打工,在單位又參加職工保險,實際上這裡可能會出現重復保險的情況。李連寧解釋說,重復保費問題,不僅增加了投保人的負擔,因為要交兩份保險,而且政府要相應地配套,增加政府負擔,同時也增加了管理的成本。 [詳細]

“自己監管自己”,現行制度的一大隱患
  社會保險基金是老百姓的“保命金”,然而,近年來挪用、擠佔社保基金的情況頻現,甚至有某些“掌管”社保基金的官員因大量挪用百姓的“保命錢”而獲重刑。有專家認為,要確保基金的安全和保值增值,應當加強監督,構筑全面、嚴密、科學有效的監督體系,而目前社會保險行政部門集行政監管與投資運營於一身,自己監管自己,這是制度的一個極大隱患。 
[詳細]

易昕代表:建議國有企業拿10%收益補償社保
  
全國人大代表易昕認為,我國國有企業的收益中,每年是否可以拿出10%,或者從土地的收益中拿出10%,從國家方面給予保障。這也是國有企業對社會的承諾和責任。易昕指出,我國整個的保險業尚處起步階段,負擔較重,納入政府的財政預算的,無非是出問題的時候,政府來承擔責任。這裡提出縣級以上的各級政府要給予支持,應該可以從中央財政開始,帶一個頭,保証13億人有一個保障。 
[詳細]

"十二五"社保制度面臨攻堅難題 地方分割亟待打破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險所所長何平認為,經歷了社保制度的“從無到有”,轉入覆蓋面從小到大、待遇水平從低到高的發展階段,中國社會保障發展所面臨的攻堅性難題愈加凸顯。至少有五大難題需要攻克:首先,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空賬做實。其次,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其三,以農民工、靈活就業群體為代表的特殊群體。其四,社保基金投資運營的回報率偏低。其五,有效縮小城鄉保障差距。
  [詳細]

養老金空賬1.3萬億 拿什麼應對老齡化

  近日有專家指出,我國養老基金“空賬”1.3萬億元,立即引發廣泛關注。有群眾認為,以后老人越來越多,兩個年輕人養四個老人再加上孩子,不把老人的養老金做實,年輕人怕是負擔不了。 一些專家認為,“空賬”是我國養老制度轉型形成的“歷史欠賬”所致,目前支付風險不大,但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劇,支付壓力將會越來越大,國家逐步做實賬戶並能讓養老基金收益跑贏CPI才是上策。
  一些專家認為,養老金賬戶“空賬”並不稀奇,之前就引起過許多爭議。據了解,爭議在1996年全國各省區市普遍實行統籌賬戶與個人賬戶相結合時便已出現,個人賬戶在運行不到3年時間內“空賬”規模就已達到1990億元,之后越來越大,2004年達到7400億元,2005年底超過8000億元,據專家透露,至今已達到1.3萬億元。
[詳細]

賬戶做實后將面臨如何保証資金不被非法挪用等問題

  一些專家認為,個人賬戶如果做實,將面臨如何保証資金不被非法挪用及“保值增值”的問題,如果社保基金收益“連CPI都跑不贏,那對國家及群眾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損失”。
  山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養老保險處工作人員張曉巍介紹,國家對養老金的管理及如何使用都有規定,目前大部分隻能存在銀行或買國債,隻有做實的部分可以委托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管理,從近些年來看,這部分資金的收益率明顯高於銀行存款。據了解,截至2009年底,全國社保基金累計投資收益為2448億元,年均投資收益率為9.75%。
[詳細]

上海城鎮職工30%繳費率致社保基金嚴重缺口
  作為中國特大城市之一的上海,其職工平均工資遠遠高於全國水平。2008年,中國人均基本養老金為1080元/月,這個數字不及上海市職工月平均工資3292元的一半。生活在上海的陸永璋每月除去水電、煤氣、牛奶、書報費等開支后,一個月最多能存200塊錢。一路上漲的養老金,仍沒能讓陸永璋過上更加寬裕的退休生活。陸永璋的養老問題,源於上海市過早地進入了老齡化社會。30年來,上海市不斷增長的老年人口以及不可避免的養老金缺口,帶給上海市持續的財政壓力。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