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论坛政务通博客微博育儿宝E政播客SNS人民电视|群众路线网人大政协工会妇联科协 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新闻专题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数据库2016两会调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报道集中国人大60周年纪念专题

广东人大对政府预算实行联网实时在线监督

人大如何看紧财政“钱袋子”(法治头条)

本报记者  徐  隽

2017年01月04日15:4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税收去了哪里?是怎么花的?近年来,公众对“三公”经费等财政开支的关注度日益增加,对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加强预算监督的期望不断提升。看好财政“钱袋子”成为人大监督工作的重中之重。

  广东人大探索提前介入预算编制、预算支出联网、开展预算绩效监督,把政府资金清楚地晒在阳光下,给老百姓一个明白。

  事前:提前介入预算编制

  审查和批准政府预算草案及其报告是每年人代会时的一项重要议程,也是人大预算监督的法定职责。但是人代会会期有限,在短短几天内,如何让代表充分行使监督权?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使预算草案充分反映人大代表和人民群众的意见建议?

  “有,提前介入预算编制!”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继兴说,广东人大在财政部门开展预算编制期间,就选择与改革发展稳定和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紧密相关、人大代表和社会广泛关注的一些热点难点问题,组织人大代表开展深入调研,根据调研论证的结果提出预算安排的意见和建议。

  “政府应该为民生兜底,不能让突破社会底线的民生事件发生。”2013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组织38名省人大代表到省财政厅视察预算编制工作,人大代表强烈呼吁增加底线民生方面的投入。

  “作为回应,2014年全省各级财政预算安排用于底线民生保障支出比上年增长45.3%,其中省财政安排增长66%。”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欧斌介绍。

  从2013年起,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先后以底线民生保障、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住房改造、“四河”污染整治、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卫生强基创优、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和岭南中药材保护等7个专项为切入点,组织人大代表专项提前介入预算编制监督。

  佛山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霍伙介绍,2016年佛山市人代会召开前,市人大预算委员会提前介入预算审查,对初步预算草案提出了多项修改意见。比如,人大代表认为“佛山市气象监测预警中心物业维修服务”等5个项目涉及资金1.7亿元,其合理性需要重新考虑。财政部门根据这一初审意见做了调整,把这笔资金安排在民生和扶持创新发展领域。

  “以前,代表审查预算草案和报告的时间主要是人代会那几天,大家感到,即便发现问题,要大改也来不及了,只能提一些原则性意见,或者小修小补的建议。现在,提前介入预算编制,大家可以在预算打地基的时候就参与进来,使预算编制全面体现代表意见建议,使代表不再做‘举手代表’。”霍伙说。

  事中:对预算执行联网监督

  “中央对我省流浪乞讨人员救助转移支付补助加大,但我省这项支出却较上一年同期大幅压缩46%,钱去了哪里?”在一次专题调研中,广东省人大财经委发现了预算编制的异常情况。

  人大之所以能掌握财政部门资金安排情况,得益于与财政部门的预算监督联网。通过网络,广东省人大财经委的成员可以实时看到每一笔财政支出情况。从2003年开始探索联网监督至今,广东人大预算支出联网监督系统纵向从省到市,横向从人大到同级政府财政、审计、监察部门,实现了预算资金、预算单位全覆盖,预算执行全跟踪。

  “让纳税人上缴的每一笔钱都花得清清楚楚,给老百姓一本明白账,是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建设阳光政府、责任政府的需要,也是落实人民群众对财政预算知情权、参与权与监督权的必然要求。”陈继兴说。

  面对既庞大又专业的财政数据,如何让人大代表快速找到“门道”,更有针对性地进行监督?广东人大在联网系统中加设了分析预警功能,“预算执行进度慢于时间进度”“‘三公’经费支出超出预算或上一年同期支出”“转移支付未按照预算法规定的时限下达”“政府采购项目支出超预算”等指标被设定在系统中,一旦达到条件,系统就会预警提醒。

  有一年,联网监督系统中4个政府部门亮起了红灯,原因是12月支出占比超过全年50%,有年底突击花钱的现象,广东省人大财经委立即向省财政厅反映,督促说明情况。此后,预算执行进度更加合理,年底突击花钱的情况得到改善。

  “‘科技+制度’,使过去人大预算监督由静态时点监督转变为动态过程监督,由事后监督转变为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监督。” 陈继兴说。

  将预算执行情况置于人大监督之下,相当于在财政和审计监督之外,有了“第三只眼”。“过去开两会时,对审议预算报告,大家感觉太专业了,监督无从下手。现在利用信息化技术,对数据进行‘解构’,呈现在代表面前的是一个个清晰的问题,监督更能抓住要害。”佛山市人大代表黄智斌说。

  事后:引入第三方评估绩效

  在采访中,一些财政部门负责人表示,过去,政府部门申报预算很“积极”,财政部门的一项工作是从中挤“水分”,把不必要的开支压减下来。而近年来,这些部门申报的预算越来越实,水分越来越少。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现在,人大对政府预算绩效监督抓得紧,拨了钱就得花,花了钱就得见成效,不见成效就有可能被问责。以前那种先多申报点预算,再被财政部门打五六折,最后得到一个实实在在预算的思路行不通了。”佛山市禅城区财政局副局长伦雄良说。

  过去,一些政府部门只花钱、不问效、一本糊涂账的事情时有发生,有的项目未经可行性评审就立项、立项后又迟迟不开工、开工后又不按预算执行……

  2014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在全国省级人大常委会中首开先河,对专项资金的支出绩效进行监督并引入第三方机构开展绩效评价,先后涉及基础教育创强奖补专项资金、农村危房改造专项资金、产业园扩能增效专项资金、企业技术改造专项资金的支出绩效。

  “过去是财政部门自己组织绩效评价,有人认为政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结果难以令人信服。由人大主导做绩效评价,有利于提高这项工作的公信力。”陈继兴说。

  中山市人大常委会要求,50万元以上预算项目都要开展第三方独立评价,并将评价结果作为当年部门预算安排的重要依据,杜绝一些部门“年初圈钱,年后找项目,年底突击花钱”的现象。珠海市人大常委会将代表们关注的项目纳入重点监督目录库,强化重点监督,扩大代表有效参与。

  如何让绩效监督结果的应用更有刚性约束力?采访中,中山、珠海等地人大代表建议,一方面,加大在全国范围内选择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力度,避免本省的机构受到地方利益干扰;另一方面,将绩效监督结果与问责机制挂钩,解决“问”而不“责”的问题。

  2016年初,广东省委出台《关于加强新形势下人大工作的决定》提出,突出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前沿与关键技术创新、产业技术创新与科技金融结合等创新驱动发展方面财政支出绩效的监督。这一要求,明确了人大对财政绩效监督的重点,为监督提供了政策保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4日 18 版)
(责编:刘茸、李楠楠)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